跳到主要內容區
123132
【北美徵文—第一名作品】83年冬天 - 柳溪客

【北美徵文—第一名作品】83年冬天 - 柳溪客

文 / 黃文政(動機系83級)

83年冬天

華府的早春常下著淡淡的濛濛的雨,今年尤其甚。

在那細雨不歇的日子,總習慣握著一杯溫熱的咖啡,獨自坐在窗前,讓自己沾染雨紛紛的陰鬱時節。透過白紗窗櫺望去,雨絲串成銀白的珠鍊,綿綿密密的網住了天地,也網住了些沉埋於記憶深處的往事,想起1983年冬天的成功湖……

那天妳再次來找我,我們一如往常的蹀踱於松木蕭澀的成功湖畔。不發一語,兩人坐在湖邊一塊大石頭上,從光明新村遠望對岸的大禮堂及稀落的學生,我知道安慰的話妳已聽多了,這時妳要的,是一個能靜靜地陪妳的同伴。

半年前的妳,是一朵盛開的夏荷,不憂亦不懼,伸展雙臂擁抱陽光。那天下課後我們來到活動中心前的樹陰下,妳佇足於湖心亭橋上,那風裡翻飛的裙裳,層層飄舞的長髮,風姿綽綽,玉立婷婷,至今令人難忘。

一天晚上妳匆匆來清齋找我說,我們共同的小學同學、妳的男友,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在車禍中過逝了。頓時感覺夜色籠罩著風城,成功湖堤道上靜靜的,黯淡的路燈在夜風裡閃動著發黃的微光,將妳哭的不成型的人影,投在石子舖就的路面上。已是十一月的天氣,寒冷一天天逼近,威脅著我們。而妳滴落我肩上的淚水,感到有點温。從那天起,我們經常坐在光明新村湖邊,目光空洞的看著成功湖面粼粼細碎的波纹。

喪禮在我們的家鄉舉行。結束後親朋好友逐漸散去,我們卻依然捨不得離開,駐立在旁看著工人們一鏟一鏟地把我們共同的故事深埋土中。冷風捲起一陣陣的塵土,打在臉上,割得人憔悴。雖然我們都不說,但心裡都知道,那段天真無邪的童年,處處有我們年少輕狂足跡的故鄉,從此變得不同。原來我們一直在空路上追逐,看著城堡變成灰塵,破碎的夢終究打敗了我們。

此後妳來找我幾次,每次我們都呆坐在湖畔。直到1983 年冬天,那天雨濛濛的飄,我拿傘送你回宿舍,到了橋頭,你笑了笑。我擺一擺手,妳的背影便漸漸消逝在橋另一端,我們便各自走向寂寞的路。直到畢業前,除了偶爾下課時大夥不期碰面,眼神短暫交會,我們未曾漫步成功湖堤道。

幾年後,在美東的我突然收到妳從西岸寄來的信,說妳已厭倦在故居努力的過日子,決定到西雅圖從新找尋能使生命燃燒的熱情。幾次通話後,再度令我回想到1983 年冬天飄雨的成功湖,想你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,或在梳理長髮,整理濕了的外衣,或已靜靜入睡,留我們未完的一切,留給這世界。這世界,已是你的夢境了。

註:文中有多處採用席慕容及鄭愁予的詩,恕不列舉。

 

瀏覽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