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
123132

徐道寧教授生平

圖片
圖說:照片由左至右依序為孫女徐兆沛、徐道寧教授 、兒子徐宜明、孫子徐兆丰、兒媳周宜家。

文/徐宜明(徐道寧教授愛子)

母親徐道寧女士,清華大學數學系退休教授,祖籍浙江紹興,于1923年3月16日(陰曆癸亥年正月卅日)生於南京市。早期因父徐世大先生為水利工程師,依工作需要,經常遷徙,因而母親就學期間,經常得換學校。至高中時,父任職華北水利委員會,家居天津義租界。七七事變之前,父為國際聯盟邀請,出國考察水利,歸國時華北已為日寇佔據。母親本因“工程報國”理念而想唸工,但因眾大學紛紛遷離華北,又因家中經濟斷絕,於是就考進半公費的北平師範學院數學系。此時母胡時敏女士因經費關係,不得不帶其他弟妹遷回老家紹興,母親一人留在北方繼續就學。大學結業後因成績全班第一,得以留校任助教代替實習,此時日本已經無條件投降。1947 年夏,正式畢業,並與父親李寶和教授結婚。

因為光復後得知台灣師資缺乏,乃生出“犧牲奉獻”的念頭,決定赴台花五年時間,訓練下一代的人才。乘船南下,同抵上海,父親先至台灣開始教職,母親陪同已接受台灣行政長官邀請到台視察的父母,三姑,及三妹,一起乘太平輪,于十一月抵基隆港。隨即由父親接往宜蘭,開始任教蘭陽女中,並在宜蘭中學兼課。

次年三月十九日,母親開始有陣痛跡象,送至宜蘭醫院,隨即不肖子出世。因為醫院設備簡陋,婦產科醫生又是日本人,無視中國婦幼安危,導至感染蜂窩性組織炎,直到德國讀書時方得開刀治愈。

因祖父母期望母親能常在身邊,夏天回台北時得北師大校友,附中宗校長邀請,轉至附中任教,次年本欲繼續留任,但因白色恐怖,宗校長被迫下台,於是宗先生推薦母親給北一女江校長。之後三年任職北一女,並任同一班導師,影響全班均報考大學,並全部錄取。導生畢業後,母親就應管系主任邀請,轉至師範學院任助教,希望回到學術路線。此時也因興趣不同,要求與父親離婚,僅保持一生好友關係。之後尚收父親長女珈琪為乾女。

四年後,考取德國 DAAD 獎學金,本欲當時出國,不料白色恐怖期間,喪心病狂走狗打小報告,言母親恐有思想問題,只得留校昇任講師。再等一年後,由師大劉校長及數學系管主任人格擔保,于 1957 年,因禍得福,考到 Humboldt 獎學金,得以赴德,至數學界首席的 Göttingen 讀博士。期間雖因蜂窩性組織炎復發,幾乎命喪他鄉,終於半工半讀之下,于 1961 年十二月取得理學博士學位,次年三月返國,至師大數學系任副教授。其後清華開辦數學研究所,應陳代校長及李所長之邀,開始兩邊任教。清華開始恢復大學部,即專任于清華。

教學期間參與數學教育改革,撰寫新數學教科書。因文筆好,四人撰寫新教科書,最後還得由母親本她“紹興師爺”的才華重新校對。兩,三年任教並寫書,母親的頭髮一下子由黑轉白。同時亦決定,以為國教育下代為重,放棄私人熱愛的學術研究理想。

母親注重教學,課堂上是嚴師,但對學生更加關心。她注重學生課外生活,對有需要的學生,總是想盡辦法幫忙,找公讀,找家教,做其它生活上的指導,不能說有求必應,但多時會主動給予幫助。新南院的家,學生們進進出出,就像自己家一般。更不只限數學系學生,或清華學生,男女更無分別。

祖母胡氏于1972 年四月過世,不肖子則于 1973 年夏赴美就學,之後祖父病情有轉壞的跡象而得住院檢查。此時母親在台灣已經任教 25 年,合乎提前退休法規,於是即辦理退休,陪父至石牌榮民總醫院住院。經醫生開刀後切片,再經商議,認定是一種細胞變質,雖不如癌細胞一樣惡性,但當時的醫術還沒有救治之方,次年四月過世。

因為已經退休,母親得以不經教育部核准,即可請簽證出國,於是得于 1975 年初赴美,此行不但探親,還得探友及訪問學生。這之後幾乎每年都出國。後又經德國 Maak 教授推薦再次得到Humboldt 的補助,至德國研究高等數學教育,還有機會冬天由歐赴美。回台後,再回數學系兼課。有一學期,一兼三門,比專任教授教得還多。

1980 深秋,長孫兆丰出生,母親赴美幫忙做月子,之後讓孫兒稱呼 Oma,一方面是德國的叫法,一方面也像台灣人叫“阿媽”,從此進入祖母級。孫女兆沛于1985 年六月中出生,母親熱愛的教育就終於進入教家人的階段。兩小中文,都由祖母啟蒙,其後求學期間,法文文法,皆為祖母在美時期,晚餐時“烤”出程度。有了孫輩,母親留在美國的時間因而增長,與家人渡假,或與三妹道定一起旅行,妹妹開車,姐姐看地圖,得以參觀許多國家公園。亦一樂趣也。

這期中,母親開始研究中國結,並回去唸有關數學之鈕結論,開始利用理論,設計各種美麗複雜的結,寫了幾篇簡短論文討論環結。孫兒女課外,週末上中文學校,某次兆沛學了製做紅包彩球,母親看後,直覺與幾何上的多面體有關係,值得深究。好景不常,母親在2003年冬至,在廚房裡跌斷了髖骨,之後三年半,住芎林保順養護中心療養,從此用輪椅,再沒出過國。在保順期間,學生許教授送她摺紙的書,這就又開始她下一個學,試,教,的生涯,將新創作的作品教于工作人員及其他住民。此時母親又積極回溫多面幾何,創作各種多面體,並另寫數篇敘述實用多面體幾何的文章。

2013年,母親慶祝陽曆90大壽,其時淡江王教授欲實現拍一部有關“科技與性別”為題電影的理想,由其夫婿,文化大學井教授負責拍攝,經母親導生高教授拉線,于壽宴當天開鏡,經過兩年的訪問與製作,于2015完成。期間母親因病入馬偕醫院急救,出院後不得已,開始用外勞。其後將急救室經驗分享寫出一篇“鬼門關前走一遭”,刊登于清華期刊上。電影完成後,兩位制作的教授到各處放映,使得母親的故事得以流傳。

2018年,兒,媳,孫兒女,全回國慶祝母親 95 壽辰。此年陰陽曆生日為同日。母親身體雖大不如前,仍在壽宴上向客人舉杯致謝。期間不肖子雖因工作關係,只得一年回新竹四次,每次總去買活蟹,剝蟹黃蟹肉,孝敬母親。並儘可能帶數盒她最喜歡當早餐吃的比利時巧克力餅乾。

2020 三月,孫女本欲隨父回台給祖母拜壽,卻因新冠肺炎猖獗,不敢成行。不肖子一人拜完壽之後,回到美國,疫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。至四月十三日,接到通知,母親已失憶的三妹在老人照顧中心去世。消息因母親耳聾,直到十月疫情減溫,交通恢復,在回台後隔離兩週後,得以告之母親。至此母親反應為祖父母的八個孩子,只剩了她一人。

同年十二月,不肖子剛抵台,尚在隔離期間,母親感染尿道炎送急診,居然也還渡過難關。不肖子通知上司之後,留至辛丑新年陪母親渡過。今年四月底返台前,外勞告知,母親經常數日不下床。經隔離後回到母親身邊,決定要兒媳與孫兒女儘快返台。雖因台灣疫情升溫,簽證得做兩次,終得于五月底回到了台灣開始隔離,幸得于孫女卅六生日前一天回到母親身邊。自母親得知家人復聚期日可待,又恢復天天下床。生日當天一早即起,下午晚餐前居然又下床,全家一起照相留念,切蛋糕,還一起舉杯慶祝。

六月底家人陸續回美後,外勞尚分享推母親至院中觀賞植物的影片,不料七月底略有咳嗽及微燒,先以冷毛巾降溫,似乎有效,至八月三日午前,血壓突然急降,下午經馬偕醫院護理師認定,生命跡象漸離,至晚間九時,呼吸停止。母親多采多姿的一生,就此畫下句點!

縱觀母親一生,從無私念,從事教育,培養人才,享得高壽,雖去世時不肖子未得侍奉在旁,但有學生多人,在第一時間趕到母親身旁陪伴,在此對他們感謝之餘,相信母親在天之靈,必然滿足。從此脫離人世,逍遙宇宙間。

瀏覽數: